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當前位置: 首頁 > 工程糾紛 > 工程索賠 > 建筑工程索賠 >
              深圳防護棚坍塌9死事故 事發時工人未系安全繩
              www.hanyuinfo.cn 2010-07-17 14:20

                生活區內工人們停工歇班

                

              深圳防護棚坍塌9死事故事發時工人未系安全繩

               

                防護棚上一個10余米寬的“缺口”

                

              深圳防護棚坍塌9死事故事發時工人未系安全繩

               

                調查人員在事故現場調查

                新聞內情播報

                前天下午,深圳市南山區興工路漢京峰景苑工程施工工地發生一起安全事故,造成九死一重傷。“事故原因并不復雜,就是嚴重違章操作和野蠻施工造成的,11名高空作業人員,沒有一個帶安全繩。”昨天下午,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召集南山區各施工單位監理部門主管,在漢京峰景苑事故現場召開現場會議,南山區副區長宋強一針見血地指出,坍塌的防護棚架設在六七十米高的24樓外墻,防護棚不能承重是常識,當時上面卻站著11個工人,再加上塔吊運送800斤材料,瞬間引發這起“九死一傷”的慘劇。

                據透露,九名死者都是臨時上崗人員,高空作業前均沒有經過相關培訓。

                “外架班”3月10日前的“考勤登記表”顯示,九名死者中有五人屬于10日后才新到崗的“高空作業工人”。

                探訪工地生活區 內有工人約五百

                008房內架子工大半遇難 工程需要外架班剛剛擴編

                昨天上午,羊城晚報記者回訪事故現場,進入位于工地附近的登良路中建二局三公司生活區內,見到該工地的工程施工人員全部停工歇班,在簡易活動板房內,一部分工友躺在床上休息,一部分在屋內打撲克。

                “平時我沒見過外架班工人高空作業帶安全繩,架子工這一行風險非常大。”一名許姓工友告訴記者,搭建防護棚的小隊名為“外架班”,之前共有十余名架子工,這兩天工程需要,人數上進行了擴編。

                王姓工友說,遇難的九名工人中,還有一人不是“外架班”的,而是“塔吊”班的指揮員,因為塔吊正常情況下都是兩人組,一人在司機艙內操作,一人在下方指揮,當時這名四川籍指揮員就站在防護棚上指揮,也難逃厄運。

                五名架子工前幾天才上崗

                在生活區A-006房間,一付姓工友說,這個房間是鋁合金班的成員,負責整棟樓的門窗裝潢,而靠窗戶鋪位住的是外架班領班員尹顯伍。由于身材肥胖,尹顯伍在生活區內經常被人喚作“胖哥”,“胖哥40多歲,往常天天晚上都住在這里,11日、12日連著兩個晚上沒有回來,第三天就是13日,他們班的工人就出事了。”

                在“胖哥”的桌子上,記者看到外架班考勤登記表,上面詳細記錄了每個架子工的上下班及加班情況。從其中一份3月份的“考勤登記表”得知,本月1日至10日,外架班共有16名工人參加工作,對照南山區公布的九人死亡名單,其中僅有3人曾出現在“考勤登記表”上,分別是歐陽瑞江、簡國才及簡國凡,其中歐陽瑞江本月1至10日僅有9日一天歇班,簡氏兄弟從本月6日才開始上班。

                正因為“胖哥”連著兩天沒回來,所以考勤登記表上沒有3月11日和12日的記錄。

                此外,從本月10日前的“考勤表”中還透露出一個重要信息:“外架班”遇難的八人中,除了歐陽瑞江、簡國才、簡國凡等三人算“老工”外,其余五人應該都是3月10日后才上崗的“新工人”。

                三對云南夫婦抵深才兩天

                在A-001房間內,一名工人告訴記者,本月12日,有三對從云南來深圳打工的夫妻,他們湊合著在這個房間內兩張簡易床上睡了一晚,13日,這三名云南籍工人進入外架班,并且參與了防護棚的搭建,“事故發生后,這三人的妻子都被南山區政府工作人員帶走了,不知道三名架子工是不是還活著。”

                D-008房間為外架班的宿舍,據隔壁屋一位工人介紹,008房間內住有六名架子工,事故中大半遇難。

                在生活區,記者采訪到了漢京峰景苑工程承包全部裝修工程的黃姓包工頭說,由于工程已經封頂,之前住在生活區的鋼筋組、模工組均已搬走,目前生活區內共有工人約500人。

                工人未持證上崗 安全設施有隱患

                監理稱曾五發整改通知

                昨天下午,離漢京峰景苑事故現場數十米之遠的交警蛇口港客運中隊大院內站了300多人,他們全部來自深圳南山區各施工單位和監理部門,被召集前來參加“3·13”事故現場會議。

                現場會上,漢京峰景苑工程施工方中建二局三公司的于姓負責人說,經初步分析,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是信號工違章指揮,未經卸料平臺直接將木板堆放在防護棚平臺上,造成荷載集中過重,卸荷鋼絲繩斷裂,導致防護棚垮塌。

                工程監理方招誠監理公司代表說,漢京峰景苑工程于2009年3月5日開工,2009年11月23日主體封頂,2010年1月4日拆除22層以下外架,并于2010年3月3日開始施工23層防護棚。從2009年12月起,他們查出該工地工人未持證上崗,以及安全設施方面存在隱患。“我們先后曾五次發出整改通知書,要求漢京峰景苑工程整改,但效果并不明顯”。

                防護棚站人放物 工人沒系安全繩

                “管理人員是無知的嗎?”

                南山區副區長宋強在發言中詳細披露了事故細節。他說,事發的準確時間應該是13日下午3時27分。該樓盤原本在21樓設有一個防護層,后來卻被野蠻拆掉了,否則在24樓摔下的工人不至于傷亡慘重。當時,事故中站在防護棚上的11名工人,沒有一個人系安全繩,而防護棚本身是不能承重的,是基本常識,上面是不允許站人的。11個人站在上面鋪設防護板,又沒有按照少量多次的原則,一下運大量材料上去,導致十余米寬的防護棚坍塌。宋強強調說:“這次事故的原因并不復雜,是嚴重違章操作和野蠻施工造成了慘劇。”

                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副局長段衡金補充說,事故地點位于24層,距離地面有64米,當時上面有11個人,有兩個人站在邊上機警地拉住腳手架的安全網逃生。九名墜落者中,一人被甩到十九樓身受重傷,其余八人全都落到地面上摔死,當時地面上還有一名工人,正在樓下地面上清理舊木板,也在事故中遇難,事故一共造成九死一傷。

                “工人不知道,可管理人員難道是無知的嗎?”段衡金在發言中兩次重復這句話,他說,防護棚是不能承重的,是基本常識,工人不知道,為什么管理方會不知道?他說,當時800公斤的材料放到防護棚上去,加上11個人的重量,超過了一噸,導致連接防護棚的兩道鋼絲繩上的扣全斷了。段衡金證實,當時在高空作業的都是臨時上崗人員,并沒有參加過相關的崗前培訓。

                段衡金說,深圳市住建局責成南山區建設局停止中建二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招誠建設監理有限公司承接的項目,嚴查安全隱患,并將檢查結果于3月19日上報市住房和建設局質量安全監管處。同時,承建方和監理方的相關負責人被處于長期的紅色警示,在警示期內,他們將不被允許在深圳進行工程投標和承接業務。各級單位也不得辦理該兩公司的投標和承接業務的手續。

                九名死者名單

                簡中華、簡國凡、簡國才、羅光明、李仕良、楊海林、湯舜堯、張才明、歐陽瑞江。

                死者中,重慶、云南籍各三人,二名為貴州人,一名為四川人。

                死者家屬:還未見到過遺體

                經多方打探,記者來到興工路事故現場附近的一家酒店。在酒店的519房間內,記者見到遇難工友張才明的八名親屬,交談中得知,張才明一家人來自貴州畢吉,張才明今年42歲,其妻子姓吳,目前在東莞鳳崗的一家工廠上班。家中共有兩子一女,大兒子24歲,在寶安公園附近一處工地上開塔吊,二兒子在老家上高一,女兒在一家衛校讀書。張才明的弟弟張德兵告訴記者,張才明去年4月就來到漢京峰景苑工地上干活,在混凝土班干了三個月后進入雜工組,直到年底回家過年離開深圳時才辭掉工作,“當時干雜工時每月能拿到1800元,并且大半年都沒有簽過任何合同,每月底工資會打到工資卡上”。過完年后,張才明和妻子一起到東莞打工,“哥哥在東莞一家木料加工廠找到工作”。本月12日,通過貴州老鄉介紹,張才明再次來到漢京峰景苑工程工地上,在這里他找到一份架子工的工作。張才明的小舅子告訴記者:“他去外架班是為了高工資,架子工每天8小時工作制,大班每日工資在120到150元之間,小班為80到100元,每月有三四千元收入。”

                張的弟弟告訴記者,家中還有一位72歲的老母親,“到目前為止,我媽還不知道哥哥出事了,我們準備一直瞞下去”,街道辦人員表示,15日將安排親屬到殯儀館與死者見上一面,“事情發生以后,我們都還沒見到過遺體”。

                傷者:“我撿回一條命”

                昨天上午,羊城晚報記者再次來到了深圳市第二醫院,了解在此次特大事故中受重傷的李益貴的傷情。根據上文提到的外架班“考勤登記表”得知,李益貴從2月26日至3月10日每天都高空作業,沒有休息,是所有架子工中出勤率最高的工人。

                在神經外科監護病房外,李益貴公司的幾名代表依然守在病房外,仍舊對記者“封口”。10時30分許,監護病房護士詢問李益貴是否有家屬在場,需為其準備些食物。得知李益貴并無家屬在場時,護士吩咐公司方代表為李益貴準備些粥、湯等清淡食物,傷者需要進食。

                11時為市二醫院監護病房探視時間,記者得以進入病房探望傷者李益貴。在監護病房里間的小房間里,他神志較為清醒,能說話,并由一名醫生專職照看。記者詢問其事故發生經過,李益貴只用弱弱的聲音說:“當時腳下突然坍塌,我們瞬間下落,我算是命大,撿回一條命。”

                醫生告訴記者,李益貴傷勢較重,由于高空墜落導致顱內出血,腿骨和胸骨骨折,雖說神志清醒能說話,但情況尚不穩定,不宜多說話。

                直至昨天下午6時,記者仍未見到李益貴的家屬露面。

                發布免費法律咨詢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copyright©2006 - 2010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京icp備06054339
                安微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