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聞資訊/ 廣州兩名被拐兒童成功認親 法院已對五名犯罪嫌疑人作出一審判決

廣州兩名被拐兒童成功認親 法院已對五名犯罪嫌疑人作出一審判決

2019-11-14 16:30:00 來源: 北晚新視覺網

11月13日,廣州增城警方發布關于找回兩名被拐兒童的通報,2005年1月4日,事主于某1歲兒子申某在增城沙莊街某出租屋內被兩名男子搶走。案發后,該局立即成立專案組開展偵查工作。十多年來,專案組輾轉廣東、貴州、四川等多個省深入開展偵查工作,并于2016年3月抓獲張某平等5名犯罪嫌疑人,成功破案。經審查,2003年至2005年期間,張某平等人在廣州、惠州等地先后實施數宗拐賣兒童積案。受案件線索和技術條件限制,被拐兒童一直未能找回,近期,增城警方找回其中2名被拐兒童,并組織家屬認親。

同案另一被拐男童父親:

不追求買家責任,希望他能站出來

同案的被拐男童申聰的父親申軍良告訴南都記者,2005年1月4日,其剛滿周歲的兒子申聰在廣州增城一出租屋內被搶。2016年3月,5名涉申聰被拐案的犯罪嫌疑人陸續落網,但被搶走的申聰仍舊沒有找到。

申軍良表示,尋子近15年,當聽說有2名同案被拐兒童被找到的消息,他十分激動,相信在大家的幫助下,孩子申聰也會很快找到。孩子被拐對一個家庭的傷害很大,希望能嚴懲人販子,也希望知道申聰下落的熱心人幫忙提供線索。

“只要孩子生活的好,身體健康,我愿意孩子繼續在養父母(買家)生活。”他說,如果孩子的買家能主動站出來聯系他,申軍良愿意諒解,不追究買家責任,并且完全尊重孩子的意愿。

上述通報顯示,經審查,2003年至2005年期間,張某平等人在廣州、惠州等地先后實施數宗拐賣兒童積案。2018年12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張某平、周某平2人死刑,楊某平和劉某洪2人無期徒刑,陳某碧有期徒刑10年。

多年來,專案組從未間斷被拐兒童的查找解救工作,但受案件線索和技術條件限制,被拐兒童一直未能找回。今年以來,公安部、廣東省公安廳刑偵部門組織廣州、增城兩級公安機關應用智慧新警務技術,不斷縮小被拐兒童的查找范圍。專案組先后奔赴全省各地對疑似對象逐一篩選摸排、調查走訪,于近期找回其中2名被拐兒童,并組織家屬認親。增城警方將繼續查找其余被拐兒童,并及時公布案件最新進展情況。

延伸閱讀

拐騙兒童罪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 拐騙兒童罪指以欺騙,引誘或者其他方法,使不滿14周歲的男,女兒童脫離家庭或者監護人的行為。“拐騙”,主要是指使用欺騙、利誘或者其他手段,將不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帶走。“脫離家庭或者監護人”是指使不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脫離家庭或者離開父母或其他監護人,致使不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監護人不能繼續對該未成年人行使監護權。依據中國《民法通則》的有關規定,“監護人”,是指未成年人的父母以及其他依法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以及其他合法權益的人。

認定界限

拐騙兒童罪與拐賣兒童罪

兩者有相似之處:對象都是不滿14周歲的兒童,都主要使用蒙騙、利誘手段。

但二者有嚴格區別:拐騙兒童罪的行為人主觀上是為了收養或使喚、奴役等等,拐賣兒童罪的行為人主觀上是為了販賣牟利;因此,行為人是否具有出賣的目的,是區分兩罪的關鍵。

拐騙兒童罪與綁架罪

兩者也有相同之處,但后者是拐騙他人作為人質,用以向其家長、監護人、親屬等人勒索錢財或實現其他不法要求,二者的性質與危害存在很大區別。

拐騙兒童后產生出賣或勒贖目的,進而出賣兒童或者以暴力、脅迫等手段對兒童進行實力支配以勒索錢財的,應分別認定為拐賣兒童罪或綁架罪,與拐騙兒童罪實行并罰。

量刑標準

刑法第二百四十條規定,以出賣為目的,偷盜嬰幼兒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該司法解釋規定,醫療機構、社會福利機構等單位的工作人員以非法獲利為目的,將所診療、護理、撫養的兒童出賣給他人的,以拐賣兒童罪論處。

此外,以介紹婚姻為名,采取非法扣押身份證件、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或者利用婦女人地生疏、語言不通、孤立無援等境況,違背婦女意志,將其出賣給他人的,應當以拐賣婦女罪追究刑事責任。

立案標準

根據《刑法》第262條的規定,拐騙不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脫離家庭或者監護人的,應當立案。本罪是行為犯,只要行為人實施了拐騙行為,將不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帶走,從而使該未成年人脫離家庭或者監護人的,原則上就構成本罪,應當立案追究。

來源 北晚新視覺網綜合 廣州日報 百度百科

流程編輯 TF003

北晚新視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