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聞資訊/ 老板私發紅包違規?安防龍頭兩董事被調查 股價大跌 背后究竟有何難言之隱

老板私發紅包違規?安防龍頭兩董事被調查 股價大跌 背后究竟有何難言之隱

2019-11-14 18:16:00 來源: 同花順財經

老板自掏腰包給員工發紅包,有錯嗎?事實上,不按規矩發,真有可能好心辦壞事。

海康威視13日晚披露,董事胡揚忠、龔虹嘉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富瀚微、中源協和的公告則稱,龔虹嘉被立案調查是涉及當事人為海康威視核心經營層設計實施的股權激勵方案。海康威視內部人士的反饋指出,“龔總因為公司業績比較好,所以給員工一些激勵,但是沒有向市場披露。”

14日,三家公司股價齊齊下跌,跌幅均在2%以上。

真相尚有待于監管部門的調查結果。但或許更為重要的是,這家“最不像國企的國企”發生的激勵波瀾,凸顯出了國企股權激勵的共性問題。

老板違規發紅包?

海康威視在公告中披露,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公司董事胡揚忠、龔虹嘉于11月11日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被立案調查。

海康威視內部人士透露,董事被調查是因公司業績比較好,所以給員工一些激勵,但沒有向市場披露,本次調查是針對董事個人的調查。而且,證監會還在調查中,具體情況還需要進一步了解,上述信息可能不完整不準確,只能作為參考。

中源協和、富瀚微的公告也證實了這樣的說法。兩家公司均在公告中披露:被立案調查的事件是涉及當事人為海康威視核心經營層設計實施的股權激勵方案,與本公司和公司其他董高監無關。

海康威視三季報顯示,龔虹嘉持股13.43%;其配偶陳春梅作為有限合伙人的新疆普康投資有限合伙企業持股1.95%。董事、總經理胡楊忠持股1.95%。

據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龔虹嘉或是拿出個人的錢,獎勵給高層,數額有可能比較大。

在老板發紅包這件事上,不乏先例。早在2012年、2013年,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楊元慶就分別自掏腰包300萬美元、320萬美元,來獎勵基層員工,但并沒有引起什么波瀾。

假設龔虹嘉真的自掏腰包給員工發紅包,有錯嗎?

上海瀛泰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夏輝律師在接受上證報采訪時表示,從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角度來說,根據目前的相關監管規則,重點更多不在于金額大小而在于背后邏輯或行為動因,如該行為有可能影響到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股價和股東利益的,都應該及時、如實進行信息披露。

龔胡二人的增減持往事

龔虹嘉投資海康威視,是一個神話般的投資故事。

2001年11月23日,浙江海康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龔虹嘉分別出資255萬元、245萬元,設立了海康威視的前身——中外合資企業海康威視有限公司。

2010年公司招股書申報稿顯示,在上市發行前,龔虹嘉作為發起人之一、第二大股東持股27.55%,公司上市后龔虹嘉持股24.8%。

海康威視上市后,股價節節高攀,市值一度超過4000億元。自2011年8月起,龔虹嘉開啟減持合計超過20次,合計減持股份比例11.37%(不包含新疆普康投資有限合伙企業持股),減持套現超過140億元。

龔虹嘉減持的股份去哪兒了呢?

一個比較有意思的對比是,除了公司實施的股權激勵外,在龔虹嘉不斷減持時,公司總經理胡揚忠則在頻頻增持。

海康威視股東榜顯示,胡揚忠自2016年起開啟對公司股份的增持。截至今年三季度,胡揚忠持股1.82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95%。胡揚忠同時持有新疆威訊投資管理有限合伙企業和新疆普康投資有限合伙企業股份。據統計,胡揚忠增持資金高達數十億元。

胡揚忠的履歷顯示,其職業生涯都是服務五十二所旗下的海康系公司。《2019年胡潤百富榜》揭曉,胡揚忠以125億元人民幣財富獲得309名。

由于胡、龔兩人“此消彼長”的增減持關系,亦有人士猜測兩人同時被調查或與此間的交易有關。

國企股權激勵掣肘

高管一方在減持,一方大力增持,這二者之間是否有關系?坊間有猜測涉及代持。

對此,夏輝告訴記者,就海康威視這個案例目前披露的公開信息情況,尚無法判斷是否存在股權代持關系。

夏輝強調,按照現有的IPO規則要求,上市公司在上市申報時應如實披露公司的股權結構與股權狀況,如涉及股權代持,也應根據實際情況予以披露或處置,若在申報時未能披露股權代持關系的存在,而在上市后被發現或認定存在股權代持的話,一方面,從監管的角度,就可能會涉嫌IPO過程中存在虛假或不實披露;另一方面,從司法實踐角度來看,目前更多會傾向于該隱瞞的代持(如果有)關系因違反證券市場的公共秩序或損害證券市場的公共利益而被認定為無效。

必須指出的是,成長為全球安防龍頭的海康威視,擁有央企背景和市場化決策機制,這種特殊架構和機制所散發的定力和活力一直被奉為國企市場化的楷模。但畢竟是作為一家國企,海康威視在股權激勵實施方面仍存在諸多限制。

身處杭州的海康威視,周邊環繞著同行民企大華股份、互聯網巨頭阿里、網易等,人才流動較大。“如果沒有有力的激勵,這里的公司是留不住人的。” 當地人士表示。

據資料,海康威視于2012年、2014年、2016年、2018年實施了四期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對象覆蓋了從高管、中層到基層管理人員及業務骨干的核心人才隊伍,且以業務骨干作為主要激勵對象。

海康威視還設置了合伙人制度。“員工跟投,是海康威視改革創新的一大亮點,它參照了民企的激勵機制,極大地激發了員工創業拼搏的熱情。”海康威視董事長陳宗年此前對上證報記者表示,在海康威視的創新業務上,公司和員工以6:4的股權比例共創子公司,使一大批核心員工和技術骨干成為 “合伙人”。

但對于核心高管而言,此等激勵力度并不算大。資料顯示,除了胡龔二人外,海康威視其他高管中,另有兩名高管持有1100多萬股,兩人持有570萬股,其余高管持股數均在50萬股以下,董事長陳宗年無直接持股。

“有可能是股權激勵時的會計處理問題等,比如資金來源、成本計入方式等。”有業內人士猜測,這也可能是受限于國企規則下,個人進行變相實施的員工激勵。

但毫無疑問,無論是出于一片好心的正向激勵,還是因規則受限采取的變通之術,均不應脫離資本市場規則的約束。

“從國有企業改革的大背景下看,如何給予國有企業更多的股權激勵工具和空間,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業內人士表示,希望海康威視事件可以加速國企改革的步伐,打開一個破除藩籬的口子。

延伸閱讀

投資傳奇龔虹嘉的A股版圖

龔虹嘉,被IDG(美國國際數據集團)和上海聯創稱為“中國最優秀的天使投資人”,因投資海康威視一戰成名。

除了海康威視,龔虹嘉及其一致行動人還持有A股公司富瀚微、中源協和的股份。

中源協和三季報顯示,截至2018年7月23日,龔虹嘉通過UBS AG在上交所累計增持公司股份11,520,000股,截至三季度持股11,569,442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47%;龔虹嘉家族通過深圳嘉道成功投資企業(有限合伙)持股9.6%。

富瀚微三季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股東杰智控股有限公司、陳春梅、龔傳軍和楊小奇之間,萬建軍和楊小奇之間存在一致行動關系。陳春梅持股13.47%,為公司第三大股東;龔傳軍持股2.52%。龔傳軍與龔虹嘉系兄弟關系。

目前,龔虹嘉任中源協和董事長、富瀚微董事。

來源: 上海證券報

同花順財經